樱桃视频app污最新版下载

() “安汐sa,你也想不到自己的名字如今代表狗带吧?”这条信息后边还附送一个腹黑微笑的表情。

这家伙从头像到表情包,是漫画少女形象,网名还是‘暗黑萝莉’,一口一个sa,模仿樱国动漫人物的口吻,看来千年不见,她被现代二次元文化荼毒得够深啊……

“呦呵,真的是安宇直啊,谁把你救出来的?我想膜拜一下!”网名为尼古拉斯兆肆的人跳出来发了条语音。

得,她们还记着那个无聊的排行榜呢,只是现在有新词儿了,改叫我安宇宙直女汐了。

从前真没觉得她们的名字有什么特别,萨其马是云朵的意思,兆肆是野马,包括我的安汐,按我族语言翻译是黑夜的意思。

可万没想到沧海桑田,把我们的名字也给变换了,这些本名听着怎么都像闹着玩似的!

还好我的网名叫芙蕖不是孵蛆,不过这两天被包子和凌可儿轮番轰炸,在她们的强烈抗议下,我改成了芙蕖不冷。

“放她出来的是个很帅的男人。”碧石突然插了一句。

“很帅?哼唧(* ̄)”

“男人?我敲!!”

“跨物种恋爱,烧死。”最后冒泡的这人网名叫银河系扛把子。

她本名叫银河,所以这名字应该理解成‘银河是扛把子’?

深秋时节在街头偶遇呆萌美眉

我感觉和她们产生了代沟,还有她们为什么都在华夏?

不对,有个男人救我出来,和跨物种恋爱有什么关系?

才进群一会儿我就被她们给绕迷糊了,主要这三人以前不是这画风,三千年的木乃伊保存得好的话,变化都比她们的小。

“哪有什么恋爱,是同事。”我赶紧解释,银河系扛把子是个说一不二的人,别回头她真来我们家放火。

“你们怎么回事,怎么都在华夏?”我连忙转移话题道。

“这里的经济正在腾飞!哼唧~”

“这里是人口大国,嘿嘿。”

“这里晚上出门安……”

“说人话~”我对着屏幕翻了白眼。

“避难。”三人这次异口同声地回道。

这个答案最让我感到意外,她们三个加起来一万岁了,能有什么可怕的?

“躲避什么?”我立刻问道。

“追杀啊,超凶的内~”萨其马发了个怕怕的表情。

“有人想抢我们的能力,她们纠结在一起,对我们展开了围追堵截。”

“对,藏起来。”

我问:“藏哪了?”

其实我只是好奇,华夏有什么地方能躲过族人的搜索,说不定以后我也可以躲在这些地方。

“黄土高坡,嘿嘿。”

“草原,哼唧~”

“雪乡……”

“欧洲。”

“没问你,走开。”我当然知道碧石在哪,她每天都发朋友圈。

虽说这三位同在一国,但华夏幅员辽阔,她们这天南海北的藏着,平时应该也凑不到一块儿。

我问她们为什么藏在华夏,那些人就找不到她们了?

她们说因为这三个地方有地气特殊之处,可以掩盖她们的气息。

但有一点不太好,都被人占了位置,抢先建了墓。

“所以你们三个现在在古墓里??”我更惊讶了。

“哼唧~”

“就是啊。”

“√”

“那你们分开干嘛,在一个墓里还有伴儿。”

“有特殊地气的地方只能放下一具棺材,人家不要和那两个臭女人挤在一起。”

“我们三个钻一具棺材里是不是有点挤?谁上谁下?嘿嘿。”

“拒绝。”

“举报、有人开车!”碧石又跳了出来。

跟她们聊天我感觉脑仁疼,主要是一时还不能适应她们的新人设。

这三个家伙在我族中享有贵族身份,因为她们三个是传说中那三位初代族人祖先的后裔,也可以说是继承者的继承者。

曾的冷、狠、绝三人组,虽然这组合的名字听上去特别像都市言情里的男主人设,但形容她们那是相当贴切的。

如今竟然变成了哼唧怪、嘿嘿精和积极参与聊天的活跃份子。

“你们就这样躲着?”我发出质疑的声音,她们三个对待敢觊觎她们力量的人,怎么会如此温和?

“我们没有业火那么忠犬的武器啊,哼…唧…”

“汐啊,能不能帮我们把武器找回来?本王重重有赏!”

“救救孩子。”

我现在想把碧石揪出来暴打一顿,她拉我进这个群,分明不是为了叙旧,是打算拉我当跑腿的。

“不去,我现在是有工作的人,好不容易放个假,别想让我跑腿。”我断然拒绝道。

“那正好,放假可以赚点外快嘛,唧!”

“你再‘唧’我就退群。”我实在受不了了。

“哼!”萨其马发了个叉腰生气的小人儿表情。

“话说你们在墓里,手机能上网?”我再次发出质疑。

“我们在接近地表的地方,相当于地下室吧。”兆肆回道。

“手机哪来的?”我问。

“捡的啊,最近这些年不知道怎么回事,盗墓的人特别多,有一部分还业余得很。”

“是嘞,总能捡到手机和移动电源,上次捡的那个太阳能充电宝真是太好用了,如果你们捡到这个牌子的话,一定用它、真的超好用!哼…”

“赞同。”

我盯着聊天框,狐疑地摸摸下巴,“你们哪来的话费和流量?”

“并不是每个盗墓者失踪,家人都会特意去注销他们的手机号,只要有人充钱就能用喽。”

我冷哼一声,“谁给你们充钱?”

“粽子。”银行立刻打出两个字。

“墓主呗。”兆肆用超级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。

“哟西,奥义大血族控尸术!”萨其马发了个一看就是后p上字的燃系表情。

桌子呢?我想掀桌,看了眼窗前的茶几,这是陈清寒的家具,不能砸……

和她们在群里闲聊了半天,我总算理清了一些头绪,千年前族群分裂,她们三个本来去了不同的大陆,也过了一段安稳日子。

但后来某个势力想要夺取她们的能力,大概就是要吃大户的意思,她们当年协商好弃武保和平,武器都放在一个绝密且危险的地方封存起来了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