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2d25app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常薇薇和陆洪英自打说清楚之后,整个人就开始正式处对象了。

   因为时间有限,下个月,常薇薇就要跟老太太走了。

   所以,整个四月份,她就巴不得每时每刻都和老陆在一起。

   陆洪英那么一个不拘小节的人。这时候,却比任何时候都温柔体贴。

   他是极尽可能的对常薇薇好。像是要把自己下辈子的爱情,都在短短的20天里,全都送到常薇薇的面前似的。

   两人去过雍和宫看过帝王宫殿,也曾互相搀扶着爬上长城。一起去北海公园划过船,也去攀登过香山,去潭柘寺烧过香许过愿。

   在四月份最后的日子里,他们两个几乎把两人的脚步,踩过了京城的每一处著名景点。似乎这样就可以让这座城市见证他们的小爱情似的。

   可惜,时间并不会为相爱的人驻足。

   五月初,董香香、谢三、陆洪英三人一起去机场,送常薇薇和老太太离开。

   到了机场,年轻的常薇薇实在忍不住这份离别的情绪。

   在真正分别的时刻,她完全勇敢不起来,只是很孩子气地趴在老陆怀里大哭。

   绝美甜美晴日唯美迷人写真 甜美笑容温暖展纯真

   她甚至哽咽着对陆洪英说:“老陆,一定遵守承诺,不许在我没回来的时候,乱找别的女人。不然,等我回来,我一定会收拾的。”

   陆洪英被她哭得心都碎了,只能轻声安慰她。“我不找,我谁也不找,我就等回来。”

   这时候,他这个粗糙汉子,却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温柔体贴。

   又劝慰了好一会儿,常薇薇才止住眼泪,红着眼圈,跟老太太一起登上了飞机。

   董香香看着这年轻的孩子,满怀不舍的离开,不禁叹了口气。

  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。等待他们的或许是更好的生活。

   ……

   常薇薇走后,陆洪英整个人都忙了起来。

   他现在整个人就像是一根紧绷的发条,工作的时间已经加长了。不得不说的是,陆洪英的外语说得越来越好,也因此赚到了更多的钱。

   除此之外,他甚至还打算报个补习班,学习法语。

   谢三他们这些亲近的人,就觉得现在的陆洪英是真的变了。他是真的想做个配得上常薇薇的人。

   除此之外,之前,陆洪英看重的房子到底没能买下来。

   陆洪英把买了房子的钱,都给了那个外国老太太。别的都不求,只求那老太太能对常薇薇更上心些。

   老太太一开始并不想要陆洪英的钱。可到了最后,她到底是被陆洪英这份诚心打动了。遂也收了下来。

   ……

   陆母知道陆洪英真的把常薇薇送走之后,一连好几天都病怏怏的。她心里堵得实在厉害。

   这煮熟的鸭子都被她大儿子亲手放走了,老太太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?

   反正,她那个抱大孙子的愿望,五年内是没法实现了。

   谢三见陆家老太太心里想不开,都快闹出病来了。有空的时候,就过来看看她,顺便陪着她聊聊天。

   陆母就忍不住对谢三说:“三儿,说这算什么事呀?两人才刚好上,他就把人家小姑娘一个人送到国外去了。常薇薇自己都不想去,大英子非要逼着人家去。也不知道,他这一天到晚是在想什么呢?”

   谢三只得安慰她:“常薇薇年纪本来就小,在过5年,也就24岁,正好是生孩子的好时候。那时候,他们在结婚,倒也挺合适的。

   常薇薇那种性子您还不放心,她根本就是死死地抓住大英子不放手。或许,在别的姑娘眼中,大英子不算什么。可对于常薇薇来说,大英子就是她最好的人。”

   陆母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我也知道,那丫头是一心一意向着英子。只是,我这些日子,就是忍不住一直在想,这两孩子之间的波折,怎么就这么多呢?”

   谢三只得又劝她道:“他们这也算先苦后甜吧,有了分离,才会有相聚。我给英子算过命,他人生的后半段,才能发迹。到时候,他肯定会否极泰来,而且财运好得很。而且,您放心,他会有孩子的。”

   这话听起来就像是神棍在骗人,可陆家老太太信以为真了。最后,竟也被谢三劝服了。

   反正,以后大儿子的事她也不打算插手了。他愿意等就继续等吧。她倒要看看,他们这一对,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?

   只是,近来,还有一件事实在让她挺糟心的。刚好谢三在,陆母也就把这事跟他说了。

   “徐家那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最近,总是在我们家门前转来转去的。我就琢磨着好像不太对劲。三儿,说,她该不会又是来找大英子的吧?

   英子与其跟这种不干净的女人混在一起,我倒宁愿他老老实实地等着薇薇那丫头。

   三儿,说英子该不会又惹出什么是非来吧?”

   一说起徐璐媛,陆母就觉得很晦气。

   陆母早就认定,当初陆洪英会去坐牢,都是徐璐媛那小妖精给挑拨的。而且,陆洪英一出事,她就第一个撇清关系。连给陆洪英作证都不愿意。

   当年,陆母过得那么苦,心里自然是恨毒了徐璐媛。

   这时候,再把常薇薇拿出来跟徐璐媛一对比。两人真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   陆母心里就觉得,这么多年下来,一直死心塌地偷偷喜欢陆洪英的常薇薇实在太难得可贵了。

   谢三听了陆母的话,不禁微微抽了抽嘴角。他只得先安抚老太太道:

   “大英子一心都在常薇薇身上,应该不至于再去沾染徐璐媛了。您放心,今天晚上,我把大英子叫到我家去吃饭。到时候,再好好跟他谈谈,顺便帮他醒醒脑子。肯定不会让他做什么傻事的。”

   听了谢三这话,陆母才放下心来。

   两人又聊了两句,谢三也就回家去了。

   一路上,谢三就想起,上个月有一天,陆洪英没在家里住的那档子事了。

   陆洪英说他那晚上什么事都没干,就在沙发上睡了。

   可谢三却忍不住想,他那傻兄弟该不会又被徐璐媛算计上了吧?

   回家之后,刚好董香香下午没课,就在家里跟孩子玩呢。

   谢三找了个空,就把这事又跟董香香说了。

   因为,徐璐媛也跟许国梁有联系。这些年下来,谢三两口子没少关注她。自然也摸清了,徐璐媛的本性。

   董香香一想,也觉得徐璐媛有问题。于是,趁着午休的时间,就打了个电话到许国梁的学校里找到了梁冰。

   她一问起徐璐媛,梁冰就悄悄告诉她。

   “徐璐媛上个月倒是来找过许国梁好几次。不过,许国梁现在改变心思了,并不想见她。那些同学也是帮着我,自然不会让那女人再得逞了。

   我听说,好像还跟我们同学吵起来了。徐璐媛被骂得狗血淋头,反正这些日子是没在来过了。

   我又托人一打听,好像徐璐媛那个外国男朋友突然就消失了。徐璐媛好像又被抛弃了。反正,这些日子,我已经做好准备了,她要是再敢来,我就找她好好谈谈了。

   可说来也奇怪了,徐璐媛竟然没再来过。我看许国梁最近倒是还好,没做什么奇怪的事。”

   董香香又忍不住细细地叮嘱了梁冰一番,徐璐媛是个不要脸皮的,她可能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

   梁冰却笑道:“现在许国梁心在我身上,我难道还收拾不了那样一个女人?”

   她这话里充满了自信和斗志,一时间,董香香也就放下心来。

   她挂了电话,回头就把打听到的事又跟谢三说了。

   两人都觉得,可能是现在陆洪英赚钱多了。在学校里,又碰了壁。这次徐璐媛大概是开始打陆洪英的注意了。

   ……

   到了晚上,陆洪英到谢家吃晚饭。

   谢三干脆就拉着他去客房单独吃饭了,顺便一起谈事情。

   晚饭,谢家吃得是炸酱面。

   董香香就给他们每人端了一海碗的手擀面,又上了八个菜码和一小碗炸酱。

   京城人都喜欢吃这一口,陆洪英稀里糊涂地把菜码拨到了碗里,又加上两大勺酱,都搅拌均匀了。

   这才挑起面条,吃了一大口,他又忍不住叹道:

   “三儿,媳妇这炸酱面的手艺,还真得了家老太太的真传。这面条又筋斗又好吃,这酱炸得也好,相当入味。这还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。”

   这时候,谢三也拌好了炸酱面,听了他这话,就随口骂了一句。

   “会不会夸人呀?我媳妇本来就是面点师,什么面食她不是手到擒来。还不是我夸口,白师傅的面条都没有我媳妇做得好。可这又跟我家老太太有什么关系?”

   谢三一边说着,也夹起一口面,吃在嘴里,细细品尝。

   自从娶了董香香,这么多年下来,他的腰身宽了一寸。可见,小媳妇使得他们家伙食有了明显的改善。根本就不用老太太教。

   陆洪英被他噎了一下,多少有些尴尬。他引开话题的计划到底还是失败了。一时间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 这时,谢三却直言不讳地问他:“跟徐璐媛到底是怎么回事?给我句实话,睡了她没有?”陆洪英连忙摇头道:“三儿,这事可千万别乱说,千万别让媳妇听见,再传到常薇薇那里。我可跟徐璐媛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我就是曾经动过心思,想着利用她把薇薇气走。可自从敲打了我之后,我就

   真再也没跟她见面了。”

   谢三放下面碗,冷笑了一声。“就这样的,还利用人家呢?我看是徐璐媛都把算计上了吧?”

   陆洪英听了这话,也不抬头,闷声说道:“不会吧,我又没有真正沾染她。”

   谢三轻蔑地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说不会就不会呀?我可跟说,徐璐媛已经被那外国人甩了。依我看,她估计要找当备胎呢。也知道徐璐媛不是跟我那大舅子处过么?我也顺便打听了一下消息。”

   陆洪英听了这话,仍是没着急,反而沉声说道:“我知道她被抛弃了,我还知道她其实已经怀孕了。她是打算给孩子找个爹。她想让我给孩子当爹,可我也不是傻子。”

   “什么?”这回轮到谢三傻眼了。陆洪英什么时候,这么精明了。

   陆洪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又说道:“三儿,我不傻,我知道一个道理,做错了事肯定要付出代价。当初,我招惹徐璐媛,凭白送了一个把柄给她。所以,一回头,我自然也要拿住她一个把柄。

   只是薇薇在的时候,我有没有心思理会徐璐媛。现在,薇薇已经走了,也到了该好好算算,这些年来,我们之间那笔烂账的时候了。”

   谢三又忍不住问:“打算怎么算?这些日子,徐璐媛可一直在家附近转悠呢。还是赶紧打发了吧,省得给妈添堵。”

   陆洪英点头道:“这放心,明天我就去见见她,到底要给她一个说法的。”

   这一刻,谢三突然发现,陆洪英好像变了。

   这小子从前像熊一样鲁莽,如今却变成了一匹狡猾的狼。

   谢三也不知道,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。他唯一知道的事,这一次,陆洪英是真的跨过徐璐媛这个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