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oa6app

   ..co,最快更新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!

   “小白是我们慕家的人,无论如何,一定要把她找回来。”慕老爷子说道,看着在一旁玩闹的孩子,他们看似欢乐,但是眼眉之间还是有着担忧。

   孩子都还这么小,不能没了母亲,而慕少凌不是那种会为了孩子随意将就其他女人的人,要是没有阮白,他也很难钟情于其他女人。

   慕少凌眺望着远方的昏黄,太阳即将下山,这个夏天也即将过去。

   阮白说过,她最喜欢的季节就是夏天。

   “我一定会把她找回来。”慕少凌说道,这一段时间,他对很多人说过同样的话,每说一次,话语里都是满满的坚定与信心。

   无论怎么艰难,他都不畏惧,因为阮白便是他的命。

   慕老爷子听着他坚定的话语,拍了拍肩膀,道:“听说阮老头的身体又差了点,寻找小白的时候,别忘记对多关怀些。”

   现在阮白下落不明,照顾阮老头的责任自然落到慕少凌身上。

   “嗯。”他点头,看了一眼嬉闹的孩子,又想到阮白,眸光深邃,散落了一些不让人察觉的悲伤。

   ……

   两个月的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,阮白的肚子也渐渐的隆起来,虽然还不明显,但孕相已经出来了。

   美女清纯卡哇伊哪吒头卧室美照

   阿萨放下检查仪器,面无表情说道:“胎心稳定。”

   阮白摸了摸肚子,这两个月,每天对她来说都是煎熬,阿贝普也不管她有孕在身,每天都在要求她进行各项的训练,虽然都不是太剧烈的运动,但却都是阮白觉得陌生的,所以训练起来接的特别的困难。

   可是她还是坚持下来了,肚子里的孩子也陪着她一起坚持了下来。

   “那些要继续吃。”阿萨站起来,指着桌子上的营养品。

   岛上本来没有这些营养品,这是他出岛去采购的。

   虽然时间过去了两个月,但还是有多方势力观察着恐怖岛,每一次出岛都是比较艰难,要从岛的背面离开,小心翼翼的不被察觉。

   恐怖岛的势力还在重建中,要是被这些势力察觉到,加上政府军方的干预,肯定会带来麻烦。

   “嗯。”阮白轻轻颔首,摸着肚子,这段时间阿乐尔一直照顾她,每天记着要吃什么,她该吃的,一颗也没落下。

   阿萨转身离开房间。

   这两个月以来,他除了帮她做检查包扎伤口的时候有一些交流,其他时候都没有交流。

   阮白也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讨好他,他也不会像阿贝普一样,以折磨她为乐。

   阿乐尔端着早餐走进来,见阮白已经检查好,立刻把早餐放到桌子上,说道:“小姐,您先吃点早餐。”

   阮白看着热气腾腾的早餐,胃里空空的却不觉得难受,“阿乐尔,我还不饿。”

   “不饿也要吃点,等会儿您要上射击课,趁着还有时间吃了消化一下,对胃比较好。”阿乐尔说道,阿贝普给阮白设计了一系列的课程,虽然射击不是什么剧烈的事,但好歹也是运动,要是她吃晚了,再去训练,对胃跟身体都不好。

   阮白每天听着她这么说,只觉一阵绝望,射击课?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,因为握弓箭的原因,手指早就起了一层茧子,她下了床,坐在椅子上,慢慢地吃着早餐。

   “们吃了吗?”她问道。

   她要接受训练,阿木尔跟阿乐尔也要,他们训练的力度比她还要高上几倍。

   “我跟弟弟已经吃过了,小姐,您不用担心。”阿乐尔转身,把她要吃的营养品给准备好,一切都是按照阿萨的叮嘱来准备的。

   她把营养品跟温水倒好,放到一边,又说道:“小姐,阿萨先生刚才怎么说?”

   “胎心稳定。”阮白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,又多吃了几口,就吃不下了,她喝着温水把所有的营养品吞下。

   阿乐尔见她才吃了这么点,皱着眉头说道:“小姐,您吃太少了。”

   “我已经饱了。”阮白道,在这里两个月,她始终不习惯这里厨师做的饭菜。

   “您现在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,吃这么点可不行。”阿乐尔觉得她太瘦了,担心肚子里的孩子营养不够。

   “等中午的时候我再多吃点。”阮白微微笑道,走到床边,拿起薄外套,忽然愣了愣。

   “小姐,怎么了?”阿乐尔看着她愣在那里,关心道。

   阮白回过头看着她,问道:“现在已经快入冬了吧?”

   “嗯,是快入冬了,地面上应该很冷了。”阿乐尔说道,现在算起来应该是秋天,只不过恐怖岛靠近北边,所以即使是秋天,温度也是比较低的。

   不过,这下面还好,常年都有控温器在调节着温度。

   “原来已经那么久了。”阮白无奈摇头,把外套穿上。

   A市的冬天也来的快,基本上秋末天气就会彻底凉下来,不知道孩子们的厚衣服拿出来了没,他们可不能冷着。

   “小姐,差不多到训练时间了。”阿乐尔虽然不知道她为何伤感,但是时间差不多,他们若是迟到的话,会吃一番苦头。

   阮白穿上外套,与阿乐尔一同离开房间。

   他们训练的场地与训练营场地不一样,只要往东走十分钟,就到了。

   雇佣兵见她们走进来,又看了一眼时间,差一分钟,她们就要迟到。

   他冷哼一声,说道:“今天们的训练项目是射箭,这一百根弓箭,是的。”

   雇佣兵指着阮白说道。

   看着被打磨锋利的弓箭,她皱了皱眉头,一百根,这个训练强度是越来越大。

   雇佣兵不理会她皱起的眉头,指着旁边剩下的箭,道:“这里是六百根,是们兄妹二人的,每一个箭都必须中红心,不中红心拔下来重新射,今天的训练就以射完为结束。”

   阿乐尔倒吸一口凉气,他们要把这堆箭射完,还一定要命中红心……

   她担忧地看着阮白,她的体力行吗?

   阮白淡定地拾起弓箭,狠厉的目光瞄准了红心,拉弓,松手,箭直直地插在红心上。

   这两个月,她训练得最多的就是弓箭跟短刀,从开始的拉弓后箭就掉在地上到现在命中红心,她在一点点的进步。

   “放心吧,小姐她可以的。”阿木尔知道阿乐尔在担心,低声安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