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和小草 APP

裴世矩:“晒盐?不是煮盐?”

李孝恭:“是晒盐,不是煮盐!”

裴世矩:“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这是一门新的技艺,也不知道这晒盐的产量大成什么样?我们要花什么代价学这门技艺!”

李建成:“这事情我来办吧。说说他们的军事吧!”

李孝恭摇摇头说道:“这个,无从知晓!”

李建成:“你大概估算一下!”

李孝恭:“人数大约是5万上下。但武器,战斗力等等,根本就估算不出来!”

李建成轻声的问道:“如果要对付这5万人,要用多少人?”

李孝恭摇摇头说道:“这无法估计,燕军过万,基本上多少军队进攻都是白搭。”

裴世矩:“为什么?”

李艺说道:“一万人的接触面就那么大,再多的人上去,只能往里面挤,弓弩射不到他们,他们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射杀百步之外的人。人多上去只是消耗对方的弹药,送战功而已。”

裴世矩:“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?车弩,抛石机,偏厢车……”

樱花盛开的日子麻花辫少女甜美迷人微笑写真

李艺摇摇头说道:“那又有什么用?其他的不说,臼炮一发过来,方圆百丈死绝,我们都不知道对方有多少臼炮,还有那种可以密集发射的小钢炮。”

裴世矩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看来只能从他们内部下手了……”

魏征:“裴公切勿多言……”

裴世矩:“这是为何?”

魏征:“隔墙有耳!”

裴世矩点点头。

李建成:“我们不讨论这个,我们说说,我们想要什么?老师李刚直接要制书术,造纸术,小学的课本!你们要什么?”

裴世矩:“是我们能给什么?我们要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。现在我们一见面,他送我们1千支霰弹枪,10万子弹,这里都要20来万贯。还要帮我们培训军官,其他的我们还开的了口么?”

李建成想想也是,见面里就20来万贯,自己能给什么?皱皱眉头说道:“是开不了这个口!可是我们太需要这些东西了,不得不要啊!”

裴世矩说道:“造纸术,制书术,可以慢慢来!这不是很急的事情,最多我们买书就是了。课本呢?我们没有见过,我们也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?对我们有什么用处,这也可以慢慢来。

当务之急,是我们拉拢燕郡王,站在我们这边。如果他到我们这边,这些东西时间长了,不都是我们的么?”

李建成点点头说道:“怎么拉拢?钱财,美色,权势,我们好像并拿的出手的东西。”

李孝恭:“燕郡王是看重家人的人,太子真要拉拢吴欢,可以从这方面下手。”

李孝恭并不是李世民的一派,也不是李建成的一派,他只忠于李渊。或者说!他只忠于李氏家族。所以李建成拉拢吴欢,他是乐见其成的。当然李建成也知道这点,才邀请李孝恭参加自己的会议。

李建成听了李孝恭的话,点点头说道:“我知道怎么做了!”

吴欢收到韩孝基的求救信,召集军政大员一起商议。吴欢把加密的书信翻译出来的信件,递给王朔。

王朔去长安迎亲,对吴欢用兵定襄的计划一无所知,现在看到这个消息异常的震惊,隋廷,玉玺!那一样不是会引起滔天的巨浪?

王朔看完一声不响的递给高雅贤,高雅贤可能了一眼,又递给鱼元康。

吴欢说道:“本身只打算要了定襄城的百姓,谁知道义成公主杀了杨川,激起定襄城百姓的愤怒。结果就是整个隋廷和义成公主都被裹挟。现在问题是隋廷怎么办?玉玺怎么办?我曾经动过玉玺的心思。但我承认,那非常的不理智。”

吴欢已经把玉玺的性质定下来,就是他不想要。

高雅贤:“王东耀想用隋廷和义成公主,换马匹和羊,但颉利拒绝了,颉利吃定我们的部队,会被3万人吃垮。突厥人忘记了,马也是食物。”

吴欢:“这样说来你早就这样打算了?”

高雅贤:“军队中一直都是这样安排的。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会杀马充饥。”

吴欢点点头:“现在马匹非常重要,不能杀了吃!安排部队迎接。多带些粮食和衣物,估计定襄的百姓也缺衣少食。现在还是商量,这隋廷怎么处置。”

王朔:“隋廷和玉玺,我们一个都不能留!现在我们是发展关键,不能和大唐起冲突。”

吴欢: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王朔:“把隋廷和玉玺都抛给长安!”

吴欢:“我知道,但是王东耀答应萧太后,保他们性命,让他们隐姓埋名的活下去。”

鱼元康:“这还不容易?这一路上到处是匪寇和高山,说匪寇劫掠也行,说雪崩压死也好!就是不带回沈阳,在阜新,新民找块地方安置,只要他们自己不说是皇太后,皇帝,谁知道谁是谁?”

吴欢想想点点头说道:“行!派人告诉王东耀这样实行。对了,实行前,把义成公主送回突厥,省的节外生枝。”

王朔:“长安收到玉玺应该不会问起隋廷的下落。只是,王爷你甘心么?”

吴欢:“有什么甘心不甘心的?不就是一块好看点的石头么!”

王朔:“可是就是这石头代表着正朔!”

吴欢苦笑一下说道:“正朔?只是那些穷酸文人嘴中的词,实际上呢?手中的拳头谁大,谁就有理,这不是从三国到现在的主要方式么?所以我们要壮大再壮大。这事情就这样吧!你都回去吧!”

众人都起身离开,吴欢说道:“王老,你留一下。”

其他人看看王朔,转身都离开办公室,留下王朔。王朔:“王爷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么?”

吴欢说道:“坐!”

王朔:“王爷留下老朽有什么事情?”

吴欢说道:“我们谈谈心!你我从杭州一直到现在已经快3年了吧!”

王朔:“3年了!”

吴欢点点头说道:“你我都是沈阳的创造者,没有你也就没有今天的沈阳。”

王朔回想自己到长安的过程,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啊!王爷怎么提历史了?

ttshuo

Tagged